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资深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北京房产律师:单位房改房子女出资能否多分份额

作者:匿名  来源:资深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1-04-12

原告诉称

李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北京市丰台区一号房屋由原告承继,被告协助原告办理该房屋的过户申请;

事实与理由:李大与张三婚后共生育一子四女,长女李二、次女李三、三女李四、四女李女、李子。王某系李子之妻,李五系二人之女。李大于2005年10月14日去世,张三于2016年2月5日去世。李大去世后,张三未再婚。二人之父母均先于二人去世。李子于2019年10月5日去世。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一号房屋是李大与张三的夫妻共同财产。因承继该房屋,双方至今未达成协议一致意见。故诉至法院,拒绝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

王某、李五坚称,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理由如下:一、涉诉房屋并非李大与张三的共同财产,不属于遗产范围。李大与张三生育四女一子。1979年4月,李大之子李子和王某结婚,并没其他住房,之后,李大以李子成婚无房居住于为由向单位申请人,期望能解决问题住房问题。单位为了照料李大的情况,就分了一间排房,给李子夫妇居住。1987年,李大单位进行房改,李子夫妇便和李大单位申请将坐落于看丹的排房替换成楼房,后单位将李子夫妇居住的排房换为了诉争房屋。诉争房屋自分配下来后一直由李子夫妇居住,李大夫妇及其他子女均未在此居住于过,与该房屋有关的所有费用(如燃气酬劳、暖气费等)亦均由李子夫妇交纳。

1999年,单位表示该房屋可以购买产权,李子欲出售,但因为是父亲李大单位的房屋,故只有借李大名义方可出售该房屋。后该房屋以李大的名义购买,但实际房屋所有权人为李子,购房款26819元亦是李子所出(其中20000元是李子和王某从银行放入,剩下的6819元是从其母张三处借款),现该房房屋出售协议、房本及购房款收据原件均在王某处,也足以解释该房屋系李子借李大之名购买,并非李大所有,不属于其遗产。

李大去世三天后,张三及其子女回到,李二便提到涉诉房屋的承继问题(当时各子女还不知道李大尚存遗嘱),张三随即当着所有子女的面强调涉诉房屋是李子的,与其他子女牵涉到,各子女均未驳回。

二、退一步说,即使不考虑“借名买房”,李大对涉诉房屋的处分也不存在遗嘱。2000年2月征地,李大及李子作为被拆迁人与拆迁人签订了货币补偿协议,后李大用拆迁补偿款购买了丰台区一号房屋,后李大夫妇一直居住于在这里。父母去世后,继承人便共同商讨遗嘱继承问题。此时,李女表示李大生前尚存遗嘱,并从李大遗留的眼镜盒中拿走了遗嘱。遗嘱是一张信纸,遗嘱中明确解释:1、涉诉房屋归李子所有;2、房屋按照市场估价后,购买该房屋的一方按照市值估价的一半计算总价向其他继承人支付现金。随后李二回应希望出售一号房屋,李子也回应想要出售,但李子的几个姐妹回应涉诉房屋已经归李子所有了,其不能再出售了。最终根据该份遗嘱的拒绝以及各继承人达成协议因李子已经取得涉诉房屋故不能再出售一号房屋的一致意见,最终由李女出售一号房屋,并按照市场估价的一半120万向其他继承人支付现金。后李二又明确提出其不应多分得现金补偿,故最终按照李女取得一号房屋所有权,分别支付给李二40万、李四、李三、李子各24万房款的方式承继一号房屋。

各继承人到丰台区房管局办理了房屋过户申请。另,李大生于上世纪30年代,不受传统思想的影响根深蒂固,其重男轻女和传宗接代的观念非常牢固,其也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涉诉房屋是李子的,要传宗接代,这也符合我国的传统思想和风俗习惯。而且李二也曾亲口承认过李大是将涉诉房屋留下李子的,其他继承人也都同意并接纳。综上由此可知,李大留有遗嘱,并且遗嘱中明确说明涉诉房屋归李子所有,与其他继承人牵涉到。

三、再退一步说,即使按照法定继承,李子多尽了赡养义务,亦理所当然多分得遗产。

四、关于遗嘱,从各继承人对一号房屋的承继方式看,各继承人未按法定继承的方式平分房屋,且分配方式并不少见,各继承人关系不和睦,可以看出是有遗嘱不存在的。各继承人只对一号房屋进行了拆分,未对涉诉房屋展开拆分,说明有遗嘱的不存在。请求法院责令李女出示遗嘱,以查明事实。

本院查明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确认事实如下:

李大与张三系元配夫妻,婚后共生育一子四女,即长女李二、次女李三、三女李四、四女李女、子李子。李子与王某系夫妻,共同生育一女李五。李大于2005年10月14日去世,张三于2016年2月5日去世。李大去世后,张三未再婚。李子于2019年10月5日去世。李大、张三去世后留有坐落于北京市丰台区一号房屋一套(下称一号房屋),注册在李大名下,系由李大于2000年12月1日作为购房人签定《北京铁路分局出售公有住房协议书》并折算李大夫妇二人工龄出售,购房款收据显示的交款人为张三。王某、李五主张系由借李大之名出售,但未就此获取充分证据。现因继承该房屋问题,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王某、李五主张李大去世时留有遗嘱,由李子继承,其他当事人不认可。王某、李五向本院申请人调取了丰台区一号房屋房屋档案,档案材料中还包括李大、张三子女共同在北京市首欠佳公证处就该房屋所做到公证书,写明有:“据被继承人李大、张三的继承人李二、李子、李三、李四、李女称之为,李大、张三生前均无遗嘱,亦未与他人签定个人财产养育协议。”

王某、李五向本院递交2020年2月11日李五与李四的通话录音,佐证李四亲口否认李大将房屋留下李子,其他继承人也接纳。李四接纳该录音的真实性,但主张录音中要表达的意思是李子死掉就容许他住在这个房屋,居住于、出租原告不干涉,但从没说过把房屋给李子,李子去世后应当依法继承。

另,双方均认可一号房屋现价值为250万元。

裁判结果

一、注册在李大名下的坐落于北京市丰台区一号房屋由李四承继;

二、李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保险费李二、李三、李女上述房屋腰价款各500000元,保险费王某、李五上述房屋折价款各250000元。

三、李二、李三、李女、王某、李五于接到上述房屋腰价款之日起十五日内协助李四办理北京市丰台区一号房屋的所有权变更登记手续。

靳双权律师

律师评论

遗产是公民丧生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承继开始后,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办理,无遗嘱的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当事人对自己明确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驳斥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起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本案中,王某、李五主张一号房屋系由借李大之名出售,但该房屋购房协议系李大所签,购房款收据写明的交款人系张三,且折算了李大、张三夫妇二人工龄,王某、李五亦未就其主张获取其他证据,故王某、李五此意见法院无法说法。

王某、李五主张李大去世时留有遗嘱,一号房屋由李子承继,李四、李二、李三、李女不接纳,相关继承人亦均在公证处回应李大、张三夫妇未尚存遗嘱,李五与李四的录音亦无法单独证明其主张,故对王某、李五中的该意见,法院不予采信。

王某、李五主张李子对二被继承人尽了主要奉养义务,但李子并未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根据证人陈述李子经常照料父母亦无法得出李子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故对该意见,法院亦无法采信。

举报/对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