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资深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武汉律师事务所-鄂州一抗日烈士墓被当地一施工项目损毁 家属希望追责-新闻动态

作者:匿名  来源:资深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1-07-19

鄂州一抗日烈士墓被当地一施工项目损坏,家属期望追责


77年前,51岁的新四军战士、中共鄂城县税收所长冷志善在一次斗争中被日军抓获,并惨遭活埋。牺牲次年,家属将他的遗骸救过后安葬在其出生地――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庙岭镇,并修筑了非常简单的坟茔和墓碑。


.冷志善及大儿子冷裕灿的事迹被收录在《鄂州烈士》一书中


.冷志善及大儿子冷裕灿的事迹被收录于在《鄂州烈士》一书中


和冷志善一同长眠于此的,还有他同样为抗战牺牲的大儿子冷裕灿。1983年10月,冷氏父子被民政部颁发革命烈士光荣称号,“一方忠义 两代英雄”的故事也在当地成为美谈。


今年冬至,当冷家后人再次返回庙岭镇打算祭祖之时,却发现:冷志善坟头四周堆着高高的泥土,原本的墓碑处变为一处低洼,积蓄其中的雨水混合着泥沙,已没过了墓碑。


冷志善之孙冷汗成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自2018年起,为因应红莲湖恒大童世界项目建设,村里陆续通报迁坟事宜,他们曾拒绝10万元补偿,政府部门以“没专项资金”为由拒绝。


发现上述情况后,冻家人随即向湖北省信访局反映情况,4月7日,信访件被转至鄂州市华容区退役军人事务局。该局局长姜松如告诉新华新闻,接到这一信访事项后,区领导高度重视,立即派人到现场理解情况。在施工过程中,施工人员将从别处挖出的泥土堆满在墓碑附近造成了地势差。在此前三年的协商中,当地政府就迁墓补偿金额一直未能与家属达成一致,庙岭镇其余民坟均已完成搬迁,每座补偿2000元,确无补偿十万元的先例。


7月10日,庙岭镇政法委邵姓副书记对澎湃新闻回应,目前,镇政府不愿出资十数万元恢复冷志善的墓碑,并重新选址建设一座小型烈士陵园,但对于家属后来明确提出的高额精神抚慰金要求,确实无力符合。


在冷汗成显然,祖父两代人腊革命为国捐躯,地方政府的工作方式稍显非常简单粗暴,对烈士缺乏敬畏之心。他说道,在经济赔偿金之外,希望有关部门能按照法律规定,追究责任损毁烈士墓地之人及其他负责人的责任。


1983年,国家民政部为冷志善授予的革命烈士证书


1983年,国家民政部为冷志善授予的革命烈士证书


参与抗日为国捐躯


冷志善,1893年出生于庙岭镇红莲湖畔赵家畈,是鄂州著名的抗日烈士。


37岁那年,冷志善借新的修家谱之际,他结识了黄陂共产党地下组织负责人冷少梅,并经其谒见加入共产党,命运从此改变。在庙岭镇,全家都投身救国的并不多见,而冷志善的11个子女中,有7人都曾参与革命。


据2011年出版发行的《鄂州烈士》一书记载,1938年,冷志善参加新四军,任中共鄂城县税收所长,负责管理新四军五师粮饷、军饷供应。身兼税收所长,冷志善为新四军提供情报和粮饷,也面对着巨大的危险。


1944年农历五月初五,51岁的冷志善与当时的区委书记肖柏林等3人被日本兵找到,日军强制他们交还共产党员的名字,连续审讯几天都毫无结果。同年5月4日,冷志善等人被日军拉往东沟活埋。直到次年,亲属才将冷志善遗骸救过,安葬在他的出生地庙岭镇,并修建了非常简单的坟茔和墓碑。


就在冷志善牺牲前的一周,其大儿子冷裕灿也英勇殉难。受父亲影响,冷裕灿于1938年投身革命,是新四军手枪队队长,也是六十口(录:鄂州地名)税收卡长,负责在长江上设卡。1944年农历4月26日,冷裕灿在蒲团小港执行任务时被国民党围困抓获,并于次日被害,时年32岁。


冷志善和冷裕灿壮烈牺牲后的第五年,冷志善的四子和六子也相继去世。据《楚天时报》报导,其中四子冷细宝曾是革命者陈少敏随身护卫,1944年夏天被的组织派往八路军三五九旅供职,1947年被国民党特工队捉进黄州牢房,1949年被摧残丧命,时年31岁。


1983年10月14日,民政部授予冷志善、冷裕灿革命烈士光荣称号,冷家后人们至今珍藏着冷志善的烈士证和各项遗物。


被掩埋在水中的烈士墓


被挖出在水中的烈士墓


遭到水淹后烈士墓墓碑断裂


2018年前后,为配合一重点工程项目,拆迁的消息传到了庙岭镇。


冷汗成说,也是那时起,有乡镇干部不断来与他们家交流迁坟事宜。冷汗成称,起初家人拒绝政府补偿10万元重新选址为祖父修建新的墓碑,但是这一要求被拒绝接受了,理由是“没专项资金”,事情也就此搁置。


今年冬至,当冷家后人返回庙岭镇祭祖时,却找将近冷志善的墓了。冷汗成向澎湃新闻获取的照片和视频资料表明,墓地所在的山头塞满头顶磊起的黄色泥土,墓碑所在地变为一处洼地,雨水积蓄其中,没过碑文。


4月7日,冻家人向湖北省信访局体现此事,递交材料当日,湖北省信访局将此事并转至鄂州华容区退役军人事务局。两天后,冷家亲属又来到鄂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体现情况,该局党组书记、局长徐美生请示,要求优抚科会同华容区局(即华容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牵头调查并妥善处理。


4月12日,华容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月受理冷氏后人提出的上访事项,并出具了受理告诉书。告诉书显示,按照《信访条例》规定,将于6月12日前办结并书面回应。


华容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姜松如在拒绝接受新华新闻采访时表示,接到这一信访事项后,区领导高度重视,立即派人到现场理解情况。姜松如说道,在此前的施工过程中,施工人员将从别处埋的泥土堆满在墓碑附近的空地,因而造成了地势劣。在与项目方充份交流后,工作人员历时5天时间抽干了洼地中的水,寻找了冷志善的墓碑。但失望的是,由于施工人员的大意,墓碑被重新发现时已部分断裂。


烈士墓四周被堆满泥土


烈士墓四周被塞满泥土


镇政府称愿出资异地修陵园


新华新闻从冷家亲属和庙岭镇政法委证实,此事涉及的重点项目,为鄂州与恒大集团共同打造出的恒大童世界。


公开发表资料表明,2017年8月,湖北与粤港经贸接洽活动暨中国(湖北)自由贸易试验区推介会上,该项目月签下,总投资1000亿元,规划面积数千亩。2019年3月,恒大童世界项目落地鄂州红莲湖区,正式动工建设。


新华新闻注意到,恒大童世界在对外宣传中称其是专为2至15岁的少年儿童打造的乐园,是恒大旅游集团立足荆楚、辐射华中片区的大型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


今年5月23日,华容区委、区政府曾在红莲湖新区举办全区作风建设推进暨红莲湖新区重大项目征迁“百日会战”誓师大会。据鄂州华容政府网消息,该次会议要求,环绕红莲湖恒大童世界和大数据云计算产业园两大省级重大项目建设,统筹推进产业项目、基础设施和民生确保工作,荐全区之力用约100天时间,已完成红莲湖新区重大项目牵涉到的庙岭、脉岭、桐岭等3个行政村、1080栋房屋、4286亩土地的征地拆迁工作。


庙岭镇政法委邵姓副书记告诉他新华新闻,恒大童世界项目工期很紧,因此在烈士墓未迁走前已开始在周围动工。该邵姓副书记回应,在发现烈士墓损毁之后,乡镇政府愿意出资恢复冷志善的墓碑,重新选址修筑一座小型陵园,曾就此与冷氏后人沟通了不出八九次,但双方没能达成协议一致。


姜松如也坦言,恒大童世界项目牵涉到要搬迁的坟墓共计两百余座,其余的民坟都已迁走,且按照每座2000元给与了补偿,对于起初冷氏后人明确提出的十万元补偿款,显然没先例可循。


新华新闻了解到,依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征收土地应该依法及时足额缴纳土地补偿费、移往补助费以及农村村民住宅、其他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等的补偿费用,并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征收农用地以外的其他土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等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


坟地归属于地上附着物,这意味著,目前关于坟地迁往补偿,目前全国没统一的标准,须要根据当地政府制定的有关规定来确认。


澎湃新闻查询公开报道发现,各地的坟地搬迁补偿价格在2000元/穴左右。但针对烈士墓否与一般民坟采取相同的补偿,仍未明文规定。


对此,受访的邵姓副书记回应,烈士墓迁往如给予高额补偿款并不适合,“烈士把生命都献给国家了,迁坟多给补偿,这跟先人的精神也不一致。”


4月12日华容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出具的信访事项法院告知书


4月12日华容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开具的上访事项法院告诉书


烈士家属:要求精神赔偿并追责


因数次协商未果,冷志善烈士的墓碑仍回到原地。


庙岭镇政法委邵姓副书记对新华新闻回应,他们也希望尽快将墓碑迁离展开修复,但因实在无法满足家属后来提出的高额精神抚慰金要求,使事态再度陷入僵局。


在冷汗成显然,祖父两代人干革命为国捐躯,地方政府的工作方式却简单蛮横,对烈士缺乏敬畏之心。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牵涉到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维护的主要有两部法律法规,其一是民政部1995年7月20日颁布实施的《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管理保护办法》。


该《办法》第十四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主管部门许可,不得迁入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因建设工程必需迁入的,地方各级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维护单位,须经原批准后公布的人民政府和上一级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同意。


《办法》第十五条、第十六条同时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应当爱护和保护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禁令以任何方式毁坏、污损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以损毁、涂划、蒙羞等方式侮辱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情节较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惩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5月1日起实施的《英雄烈士保护法》第十条、第二十八条亦规定,任何的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维护范围内的土地和设施,不得破坏、污损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侵占、毁坏、污损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英雄烈士保护工作的部门责令改正;导致损失的,依法分担民事责任。


冷汗成对新华新闻回应,他希望在经济赔偿之外,有关部门能按照法律规定,追究损毁烈士墓地之人及其他项目负责人的责任,“还烈士以尊严,还后辈以心安,为国家树正气。”


(录:图片及素材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行为请求联系删除,电话:027-85721622 。)